所在位置:首页 > 走进翁源 > 文化翁源 > 名人文化

民选县长陈子巽

作者:杨通全 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1-10-31 15:16:00 字号:[ ]

一、陈县长修改人头税


    民国十年(1921)陈子巽出任翁源县民选县长,并兼任县联团团总。到民国十七年(1928)廉介忠贞的陈县长面对险恶多事的翁江水运这单一困难的交通条件。陈县长废寝忘餐,日思夜想,决心励精图治,开全省首办公路建设之先河。他敢想敢干,雷厉风行,亲自担任筑路董事会主席,四处筹措基金,并决定在全县征收人头税,凡在户籍者,每人贰元,是为壮大资金,加快工程进展之需。
    据说有一天,陈县长从县衙出来,经县前街、迎阳街至东门,又从龙头街走到诗书街,一路观察市容及社情民意,当他走到西门城楼下时,只见一位胡子花白的长者肩扛一担和捆木柴,两手伸直握住担竿,居然横着柴把子走路,众人见了都让着这老头。陈县长走过去笑着问道:“老伯,今年高寿?”那老头没好气地说:“八十添一”。陈县长又问:“你这么大岁数了,为什么还要担柴来卖?”老头急了,索性把柴担一剁放下,气愤地说:“还不是那个陈跳说要收人头税,眼下那些铺长、里长、甲长催得又紧,所以我就挑担柴来卖罗。”陈县长又问:“老伯,你说他陈跳收税办公路到底好不好?”老头说:“开公路固然好,但不能让我这鳏夫也搭进去呀?我要是见了陈跳,我还要骂他一顿!”说完挑起柴担便走了。陈跳心想,怪不得这老头故意把柴担横着走,他是有意抗争,看来是我不该把这税摊平……
    回到县衙,陈县长便连夜主持召开修改人头税会议,决定将六十岁以上的孤寡老人的人头税免征。
    附注:陈子巽,名步谦,绰号陈跳。翁源县南浦沙坪人。居家时仅有三亩薄田,粗茶淡饭,粗衣布袜。三十岁中秀才,后任私熟教师。巽最不满贼滋扰民众,身为平民,多次率子弟亲族破贼巢,剿顽匪,保护人民生命财产,从而赢得了县人的尊敬。民国二年(1913)二月,县议会成立,陈子巽当选议长。民国九年冬,陈子巽亲率上五区团丁至县城(翁城),赶走了英德豪强热力,绅民公推陈子巽权理县事。民国十年出任民选县长,兼任联团团总。民国三年(1914)牵头创办三华县中学。民国十七年,他力主开办翁大(官渡——大坑口)公路,至民国廿一年八月通车,又力主开设长途电话,并兼任电话总局长。任职期间,翁源社会治安趋于稳定,经济振兴,引得商贾云集翁邑,人民安居乐业。他为官廉洁,不贪钱财,拒收礼金,身先士卒,官之典范,他是人民的卫士,翁源的栋梁。
    民国廿一年四月廿二日病卒于家,享年七十一岁。巽殁之日,家道贫寒,竟无钱安葬,消息传出,世人皆惊。十二月十二日,县人公议陈县长举行县葬,当日,摆桌300席,收祭幛、挽联164件,祭文11件,有万余人自觉参加葬礼。举邑空前。国府主席林森赠匾“功在桑梓”,省府主席陈济堂赠幛“乡国耆英”以悼陈公。


二、陈县长大义灭亲


    民国十七年时,翁江是翁源各县贾商游子来往广州一线的黄金水道,特别是英邑黄岗镇的神前险滩更是商家游人谈虎色变之地,船东稍有不慎,就会立即招来覆舟之祸。由于神前地理位置险恶固然不可避免,但当时英邑黄岗镇更是利用这一险关收高额税费,从而引起翁江上游各路商家的强烈不满。后来,翁源县长陈子巽代表社会各界要求与英德县共同收取神前河税,遭到英德方面的反对。黄岗镇长邓为蕃不顾广大商家的反对,封锁神前河口,致使上下游之间的大小船只尽皆滞留河面。这时,翁源商家纷纷向一县之长陈子巽反映实情,要求县署出面制止。陈县长接报后,急民之所急,决心为商家民众解决这一难题,遂故意透露消息说准备明日要搞定神前河税问题。谁知陈子巽连夜就决定提前发兵去英德,教训一下黄岗镇镇长,而后即命其亲侄陈荣栋带二百名团丁壮勇,分乘十三条船趁黑浩浩荡荡地向黄岗神前进发。临行前,县长陈子巽特意嘱咐其侄“此事关系到保护翁源商家民众利益,人马一到,立即把黄岗镇镇长押来见我,切勿延误。”陈荣栋当场应承道,保证完成使命,遂点起兵丁速去。
    且说陈荣栋领得二百人马,于官渡调得木船十三只,逆风顺水,星夜直逼英邑黄岗镇。船到大镇,黄岗已得知消息,镇长邓为蕃自以为强龙压不倒地头蛇,未料陈子巽竟敢派出兵丁来干预,其部下皆主张设伏截击,勿让犯境。一向胸有谋略的邓为蕃却认为,强打硬拼双方损失太大,大河上下又各有商船停靠,零光星夜容易伤及无辜。欲装作理亏的样子,笑脸相迎,酒肉款待,先骄其人马,散其斗志,从中智取。部下皆随其主张,无有异言。
    那陈荣栋十三条船,前后各配机枪,陈指挥若定,子弹上膛,手扣板机,直扑黄岗,谁知本部人马一到,这邓为蕃竟在河中分出一条水路,让陈的船队安然无恙驶进了水面宽阔的黄岗镇。邓为蕃满面春风迎了上来,说要为兄弟们接风洗尘,和平解决问题,进而大摆酒宴,暗地里却要一举拿下陈荣栋二百武装。这陈荣栋果然骄傲起来,把叔父嘱咐丢到脑后,认为邓为蕃畏惧其势,遂指挥本部枪不离人,膛不卸弹,除留一部分担任守船警戒外,其余皆入席就座。邓为蕃见陈已上了圈套,用大量簕竹放置河中迅速地切断了渡头的退路。陈荣栋也并非等闲之辈,见渡头频繁调兵遣将,形势不妙,立即丢下酒杯,指挥本部离席,迅速投入战斗,邓为蕃见陈已发觉,首先开火,陈荣栋指挥兵丁杀开一条血路,控制了渡头,命令兵丁快速登船。这时,天助一臂之力,突然南风劲吹,顺风逆水,兵丁誓死保住陈荣栋,边打边退,终于突出重围,随后捡点人马,除大部分打散外,只剩几条船,几十个团丁,陈荣栋仰天长叹,悔不当初。
    话说这陈荣栋带着残兵回到翁城镇县署,要向叔父诉说经过,陈子巽得知侄子败事,未等侄儿开口便大怒道:你成事不足,败事有余,你死得过了!说完即令县联合保卫团将其亲侄押往联团总部三华。陈荣栋母亲(陈子巽县长的大嫂)得知消息,曾跪在夫弟面前求饶,要求县长赦免其子死罪,但陈子巽坚决不领情,随后,陈荣栋便被县联团押往三华中学后山羊城栋执行枪决。据说,陈县长在侄儿被处决后流了眼泪,周围的人忙问其故,陈县长长叹一声说:我翁源商家利益和数十个兄弟身家性命全栽在了他(指陈荣栋)一个人手上,我不是可惜他,我悔恨自己用错人了。这就是历史上陈县长子巽大义灭亲的一种说法。
    另外,1997年版《翁源县志》第908页第29行也记叙了“其胞侄因一时糊涂,图谋不轨,他毫不例外,即令处决。”这是另一种说法。
    附注:黄岗战事在当年影响比较大,翁英两县已发生小型磨擦,在这关键时刻,莫雄旅长改编的税警团感到有责任调解翁英两县之争,团长杨德胜(县前铺较场下杨屋人)单骑赴英邑黄岗,解除了黄岗渡口的封锁,避免了一场翁英两县即将发生的大型械斗。后来,翁英两县为防盗贼打劫,还成立了以叶广贤、谢炳环为队长的英翁江警卫队,共同保护英翁两县商民水运,警卫队薪水开支还定为翁七英三负担。为商家运营而日夜忧思的陈子巽县长终于下定了修筑翁大(翁源利龙墟至大坑口)公路的铁心,随即召集县议会通过,在全县收取了每人二个银元的人头税,并经省政府批准发行县署公债卷,又动员全县名绅富商捐投,定要缓解或摆脱翁江商运、旅差之苦,至民国二十一年(1932)翁大公路终于建成通车,还成立了以王伟南为首的翁大公路护路队,翁源人民才有了一个公路运输的新境界。
    (本文根据曾传招、曾传镜等翁英两县市老人口述整理)


三、 陈县长与林专员顶牛


    民国初年,翁源周边经常受到曲江、英德、始兴、连平、新丰以及赣省虔南地区盗贼的祸害,陈子巽以大丈夫的英雄气概,率领本族兄弟叔侄壮丁奋起抗贼,在一次与贼人拼杀中,子巽一只脚被贼人所伤,愈后行动不便,有人便给了子巽一个绰号“陈跳”。据说,子巽曾许言,假如我当了县长,我一定要狠狠地整治盗贼,让人民安居乐业。
    民国二年,陈子巽被绅民公推为翁源县议长后,便组织起上五区联合保卫团(简称联团)维护当地社会治安。
    民国十年,陈子巽出任民选县长兼联团团总。约民国十四年时,连平陂头一带有一股盗贼甚为猖獗,常流窜作案于翁源诸铺。这些贼人组织宠大,且拥有大量武器,群众普受其害,遂纷纷要求县长除暴安民。陈县长亲自担任剿贼总指挥,身先士率、南征北战,为了翁源社会治安的好转立下了汗马功劳。
    其时,连平某贼首网贼众与联团周旋,令子巽大为恼火。为此,子巽曾立下誓言,只要抓住为非作歹的首恶分子,定当不赦,格杀勿论。后来,连平某贼首终于落入广东西北区绥靖委员??出头目。西北区绥靖委责成贼首交纳罚金后准许其自新悔过并予释放。
    陈子巽得知祸害翁源多时的连平贼首被擒,十分注意观察上级处理动态。一日,陈子巽得知西北区绥靖委已将人犯释放,便即刻着人打探跟踪贼首行动,严密把守羊径、狗耳岭、龙眼洞以及狮子山等各处山隘路口,终于将连平贼首重新逮捕。消息传到县署,子巽亲批:决不放虎归山。随后即令就地处决。
    据说连平贼众得知首脑竟被翁源县长陈子巽重新捕获处死的消息后,立刻组织诉讼文稿,向西北区行政专员公署状告陈子巽。专员公署亦派出专员林如松前来翁源查处此事,陈子巽毫不隐瞒地承认捕杀贼首之事,林专员指着陈子巽骂道:“你好大的胆子,你知不知道这叫做目无上级,目无政府的行为?”
    陈子巽当场便与林专员顶起牛来。“我认为政府对那些严重损害人民生命财产的组织策划者应杀一儆百,如若政府允许金钱保释,就是对罪恶的宽容。这是其一。第二、盗贼祸害的是我翁源,我作为一县之长,就有责任保护人民利益,有责任问罪于贼,此等罪大恶极之徒若以罚免其罪责,事后贼人还会重来洗劫我翁源。政府捉贼罚钱便放人,盗贼罚了钱会更加疯狂地去偷抢,就会形成一种恶性循环,我翁源人民何时方有安居乐业之日耶?”林专员被陈子巽驳得无言以对,拍着桌子说:“好哇,你陈子巽说的就是法,我看你是不想当这个县长了!”陈子巽斩钉截铁地说:“县长我可以不做,但我对盗贼决不姑宽!”林专员被陈子巽气得愤愤地走了。
    后来,林专员如松回到西北区行政专员公署汇报,提请罢免陈子巽县长之职,无奈翁源社会名界闻风而动,积极声援县长为民除害,兴利除弊,弄得上级调查组无可下牙,竟对一个民选县长半点奈何不得。
    据说有一次,翁源富绅邱某家人因犯了罪被县联团抓获,陈子巽亲批斩决。邱某得悉后,愿出三禾房(旧时打稻谷用的木制四方上大下小工具)大银赎其家人罪身,陈子巽不允,遂将邱某家罪人正法。

    附注:陈子巽县长虽然离世八十年,但他那不唯上、只唯实,执政为民,为官一任,造福一方的崇高风范却在翁源人民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。同时,子巽先生对事物采取治根治本的认识、态度和方法在今天仍然具有极其重大的现实意义。
    本文作者为韶关市作家协议会会员、韶关市客家联谊会理事、广东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